0

莊園介紹

南投縣中寮鄉龍眼種植的面積,佔了南投全縣龍眼種植1340公頃當中的6成(約800公傾),與南部龍眼林最大不同的地方在於此地的龍眼種植於丘陵地,加上交通的不方便,自然而然也減少了許多的文明開發的破壞與污染。

蜂國蜂蜜莊園-吳俊賢

從小生長在養蜂人家,父親是來自嘉義的養蜂人。跟著季節尋找台灣各地開花的植物與果樹,在一九七零年代落腳南投縣中寮鄉,逐花季而居的養蜂人,看中了這塊福地中的福地。

小時候的吳俊賢與從事養蜂的父母親一同在龍眼林中工作。 「小蜜蜂就是我的玩伴,龍眼樹是我最最好的朋友,大自然是我的一切!」 「看著父母親與養蜂的叔叔嬸嬸們採取互相幫助,隨著不同山頭龍眼花盛開的時間,辛苦的移動蜂箱、採集蜂蜜,當一片片巢片流出金黃色的蜂蜜,裝滿一桶又一桶的龍眼蜜時,大人興高采烈的慶祝豐收。」回憶童年,吳俊賢眼中充滿喜悅。 龍眼蜜的豐收季節可能是養蜂人家的小孩們一年中最快樂的時光了。 這是吳俊賢的童年,是他記憶深處對龍眼的感謝。這一段養蜂與龍眼林甘苦交織的記憶,是老天爺準備交任務給他的序曲。

養蜂人家的小孩

從小與大自然為伍,退伍後決定與父母親一起養蜂。養蜂的工作,十分繁瑣而勞累,是考驗體力與智力,同時要靠老天爺幫忙才有機會收成的工作。
週一到週五照顧蜜蜂,週六、日為了推廣蜂蜜,跑遍了各大農特產品市集,擺攤賣蜂蜜、花粉與蜂王乳等農產品,幾乎全年無休。一年兩百天在龍眼樹下照顧蜜蜂,一百六十五天在各地努力介紹好的食品給大家。
吳俊賢的「小蜜蜂」外號,也在這個時期,成為了PayEasy流行購物誌、台新金控公司、民視電視台以及許許多多顧客朗朗上口,特別指名的購買蜂蜜與相關產品的「養蜂職人」。

蜜蜂、龍眼樹、這片養育吳俊賢的土地,陪伴、支持了他數十年。 在全省擺攤銷售的日子,與老婆劉京妮共同努力而有了不錯的銷售成績。老天爺這時候要他承擔更重要的任務。

龍眼果農,除了銷售龍眼鮮果之外,也一定會烘龍眼乾。但是,除了交給盤商銷售外,這些龍眼果農常常沒有銷售管道。當他們知道鄉內有對勤勞且銷售成績很好的養蜂夫妻時,都會來拜訪吳俊賢幫忙銷售,而夫妻倆抱著回饋鄉親與善念,常常來者不拒。就這樣,更加深了與龍眼林的連結。

種植在全鄉丘陵地的龍眼樹,與平地龍眼在鮮果與蜂蜜的差異在於獨特的風味。但也讓中寮鄉眼龍果農同時需要付出更多的辛苦來照顧龍眼樹。
台灣農村勞動力的老化已經十分普遍,當龍眼果農逐漸老化的時候,即使平地都十分辛苦的農務,在十分陡峭山坡地上的龍眼林,更是讓這些已經六、七十歲的農夫吃足苦頭。

保護家鄉的龍眼林

中寮鄉的龍眼果農逐漸力不從心,而鄉裡的年青人大部份沒有繼承家業務農的打算。加上中寮鄉百年歷史的老龍眼樹正好是良柴,在柴燒時能提供穩定、恆溫且足夠的溫度,製成龍眼炭與荔枝炭還有無煙的特性,成為了時下「甕仔雞」最好的材料,於是十多年來,鄉內竟然有了柴燒木材供應廠,專門提供龍眼木或荔枝木,許多店家還打著「龍眼木甕缸雞」的訴求。

每一次看到這些訴求,都不斷的提醒著吳俊賢,龍眼林正在消失。聽到龍眼果農迫不得以的在整片山頭的龍眼林賣掉、砍掉,都讓他感到心痛。 「龍眼林沒有就是沒有了。」吳俊賢憂心忡忡的說。

「如果有一天台灣的龍眼林消失了,我們的下一代只能吃進口的龍眼蜜時,這是多麼的悲哀事啊」
「不論如何,我一定盡全力的保護家鄉的龍眼林,就算借錢也要讓這裡的龍眼林生生不息。」
「因為龍眼林不僅僅是中寮龍眼果農的根,是小蜜蜂們主要的食物來源,也保護著土地、保護著家鄉,更是我們養蜂人的生命與生計。」

友善對待環境

當每個人都自掃門前雪,不考慮整個生態互相依存的關連性,這片擁有豐富自然資源的土地,正在逐漸凋零、對養蜂人家造成威脅,吳俊賢決定開始護林、照顧這片土地。

每當龍眼花盛開時,獨特、濃郁的花香、花蜜,深受小蜜蜂們的喜愛。唯有不用農藥的自然環境,小蜜蜂們才能健康的享用與採集無污染的花蜜,飛回蜂巢,交給內勤蜂釀製成蜂蜜,做為養育下一代的食物。

當您品嚐到莊園的蜂產品時,背後是由一個「順應自然而產生友善循環」的生態系統支持。

龍眼果農,照顧好健康、無污染的龍眼樹,土地生養著植物,養蜂人照顧著蜜蜂,小蜜蜂們辛勤的採集花蜜,也同時幫龍眼樹的雄花、雌花授粉,內勤蜂將花蜜釀製成蜂蜜,我們享用含有豐富營養成份的蜂蜜,帶來健康。果農們豐收,大地也同時獲得休養,於是形成了一個「順應自然而產生友善循環」的生態系統。

前方的路,仍一片荊蕀,但蜂國蜂蜜莊園的會秉持著「順應自然 友善循環」的理念繼續努力下去